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六国纪

第四十二章:蜀道口

六国纪 自由水杯 3654 2021-06-27 08:25

  

战斗结束的没有悬念,具体逃走多少,深夜,没有人去追,但地上凌乱的尸体,却没有一个大周士兵的死亡,看着如此漂亮的战绩,农夫们一阵欢呼雀跃,看到受伤的冥人,有些农夫们上去就是一刀砍下。

对于五族侵略大周王朝的悲惨往事,这些农夫都是祖辈们在这些仇人的铁骑蹂躏之下活过来延续至今日的,所以看着仇敌在死在自己刀下,也算是报了一仇。

很快,命令下来,队伍连夜出发,经过一场胜仗,众人士气高涨,很快便重新上路,不用担心有敌人埋伏,打着火把,速度丝毫不慢。

接下来的两日,队伍没有受到任何的袭击。

然后,凌心安看到了那座巍峨峻山,中间只有一条宽约两丈,万丈峭壁的军事要道,人未到,一股强悍肃杀的寒气凝聚在上空,当胡兵等人出现在拗口时,远远的传来了暴喝:“前方何人,报上名来。”

胡兵和张力联袂骑马走在最前方喊道:“青州府衙特来送粮,请放行。”

“二位可有文书。”

“文书在此,请将军过目。”

直到守卫大将左青亲自批阅文件后,沉重的铁门方徐徐打开,露出了蜀道口的军事大门。

队伍徐徐而入,被安排在了休息的区域。

蜀道难,难以上青天,这是进蜀的唯一官道,当年西蜀王赵虎叛乱,放冥人直入蜀州,若不是驻守此处的大将杨牧大将军,斩杀叛将,区区数千人硬是抵挡住了数十万的冥人部队,将他们困在此地三月之久,而久攻不下的冥人怒火中烧,便将怒火发泄在了蜀州之中的百姓,于是,蜀州百姓几乎被屠戮一空,看着如此惨绝人寰的人间惨剧,赵虎麾下的将士们在某夜终于爆发反抗,在牺牲了数十位将军和数万大周士兵的惨重代价后,终于将昔年西蜀王赵虎及其所有势力消灭,冥人见此,立即开始攻打剩余蜀兵,本已经是伤痕累累的蜀兵们再次面对着无数的冥人军队,却没有丝毫退却,奋勇杀敌,只打的天地恸哭,日月变色,血流成河,顽强无畏,视死如归的和敌人奋战了七天七日后,大周王朝的军旗终于出现在了后方,而站在最前方的赫然就是蜀道口大将军杨牧。

没有任何战略,没有任何技巧,只有血对血的厮杀,对冥人的刻骨仇恨,蜀州之战,彻底的将冥人赶出了蜀州,夺回了西南宝珠蜀州古城。

但尽管如此,蜀州百姓早已被冥人几乎屠杀殆尽,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十年内,汉中填蜀一直是大周王朝的国策,尽可能的早日让曾经被誉为天赋之地的蜀州恢复昔日盛景。

当凌心安望着城墙上紫黑色的刀枪剑影的洞口,火烧的痕迹以及永远留在上面得鲜血疤痕,仿佛诉说着当年的那一场场战纪。

风在这里停止,空气在此处凝聚,声音在此地消失,每个人走到这里,心中肃然起敬,而士兵们更是行礼注视,农夫行商们神情同样庄严,这里没有喧闹,只有敬意。

凌心安望着斑驳千疮百孔的墙体,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敬意。

这是守护着西南之地的第一道门也是最后一道门,此道口一旦陷落,冥人将会长驱而入进入汉中,大周王朝中心将无险可依。

蜀道口内部并不宽敞,只能容纳五千人左右,如此众多的粮草牛马,不能久留,稍微休憩之后再次出发,穿过蜀道口,便进入了蜀州腹内。

天赋之地蜀州,峻山秀灵,百峰林立,山涧起伏,绿树滴翠,空灵之气迎面扑来,这天地似乎将所有的美与俊,秀与灵落在了这蜀州大地,让所有人面对此等美景,忘了人间疾苦,但此时的蜀州,依然是烟气寥寥,十里无村,百里无府。

凌心安坐在马上,望着眼前如此的美景,整个人彻底的惊呆,他实在是无法想象得到蜀州之地居然是如此的美丽,与至于他能想到的便是那些脍炙人口的名句。

大小三峰次九华,灵踪今尽属何家。

汉时仙上云巅鹤, 蜀地春开洞底花。

闲傍积岚寻瀑眼,便凌残雪探芝芽。

年来已奉黄庭教,夕炼腥魂晓吸霞。

曾向人间拜节旄,乍疑因梦到仙曹。

身轻曳羽霞襟狭, 髻耸峨烟鹿帻高。

山暖不荤峰上薤,水寒仍落洞中桃。

从闻此日搜奇话,转觉魂飞夜夜劳----唐·陆龟蒙《寄茅山何威仪二首》

一旁的吕奉先则是目瞪口呆的听着凌心安口中的诗词,神色飘摇:“大人,您这首歌词简直是前无古人呐。”

凌心安一怔,道:“这可不是我做的,我借用的。”

吕奉先本是一介书生赚头行伍之人,闻言道:“何人?”

“你不认识的。”

“大人,能否再说一遍。”

凌心安点头,再一次吟诵出来。只见吕奉先早已快速的记录下来,然后将他放在胸口里。

孙武则是摇头:“奉先,不若你再去考一次学院。”

吕奉先道:“已过十八,不能再考了,这是院涨当年立下的规矩,说什么条条大路通罗马,不必死磕读书一条路。”

“你说什么?”一旁的凌心安忽然开口道。

吕奉先和孙武同时一怔,不明所以的望着凌心安,不过吕奉先还是开口:“书院院长立下规矩。”

“不是这句话,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你说这话是院长说的?”凌心安道。

“大人,您莫非忘了,这句话刻在书院后山了,您是书院毕业的。”吕奉先很是奇异的望着凌心安。

凌心安摸摸头:“哈哈,本官忘记了。”内心却是迷惑不解,文殊学院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虽然进入到了蜀州腹内,官道平坦,但并不意味着就安全,相反,更是危险,因为蜀州之乱,让整个蜀州之地几乎化为灰烬,那时候真的千里无人烟,哪怕过了五六十年,依然恢复不到当初的一半繁华。

此处到蜀州古城,依然有近八十里,这八十里两侧是群山环绕,但也相对平安。

所以,士兵和农夫们依然保持着警惕,随着大部队前进。

而凌心安也终于从大自然的美丽中清醒过来,投入这次的护卫之中。

很快,走了不到五十里,前方传来了无数骑马之声,探子回来报探,蜀州府衙派人前来迎接,共同护卫送到边陲之地。

而边陲之地早已收到了青州府衙的信笺,得知这次如此多的粮草,也希望尽快的送到前方战线。

于是,经过商议之后再次改变行程,不入蜀州城,绕城而过,直奔边陲之地。

夜晚,当凌心安坐在帐篷内正研究蜀州之地时,传来了胡兵的声音:“凌弟,可在?”

凌心安收起地图,赶紧迎道:“胡兄,赶紧进来。“

胡兵的身影出现,望着凌心安笑道:“哈哈,我的凌大人,辛苦了。”

凌心安笑骂道:“胡大人日理万机,来探望下属,真是诚惶诚恐呐。”

胡兵喘着气指着他道:“凌弟,有你的,走,跟为兄去见见几个人。”

胡兵一边走一边说道:“今天下午来到的是蜀州府的校尉卫燕,同时还有黄州和信州的千夫长,听闻了你的事,他们三人指定要见你。”

凌心安道:“这些事你可以帮我挡着。”

胡兵拍着他的肩膀道:“放心吧,他们不认识你。”

凌心安这才稍微放下心来,两人边说边聊,很快便回到了卫燕的军营之中,伸手进入帐篷,几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凌心安身上。后者不卑不亢的行礼道:“属下凌安参见校尉大人和各位千夫长大人。”

四人中间,一道明亮的目光直直盯着凌心安,凌心安微微抬头,望向了那人,却让凌心安震惊。

年轻俊朗的脸庞,刀削般的面容,一身轻质铠甲,套在他身上,英气凌人,剑眉下的目光炯炯有神,散发一股正义豪迈之气。

同时还有两道目光正在打量着凌心安,目光闪过惊讶,正是白孟和公孙仲勇。

蜀州校尉卫燕说道:“凌夫长,跟我说说你是凭什么觉得冥人会出现的?”

这点不仅是他好奇,其他人也好奇。

卫燕的话语平和,使人无法拒绝的味道。

凌心安淡淡道:“回大人,卑职只是觉得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冥人进入我大周王朝打秋风,一是抢掠粮草二是立威,如果能把我们的粮草抢到了,哪怕不能抢到,烧了,也能达到立威扬他们志气的目的,所以为何不做?至于什么时候出现,就看边陲这边的动静了,一旦进入战事,前方吸引了所有人目光,自然方便后方行动,所以大人, 真正的大部队冥人劫匪,正在前方等着我们。”

卫燕开口笑道:“哈哈,就怕他们不来,冥人能想得到,难道我们大周的将士就是吃素的嘛?”

说罢,一股极度自信的气势悠然爆发,拿起酒杯道:“各位坐,我们先痛饮几杯,然后好好琢磨琢磨怎样让那些人进来回不去。”

众人闻言,不由得喜上眉梢,当即拿起酒杯大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